• 唐宁:科技创新需要怎样的一个新金融体系?

    2019-04-20 12:46:34

    2018年以来,宜信公司创始人、CEO唐宁在国内外多个重要场合发表了用母基金推动科创投资发展的建议和观点,以下是金句集锦。 4月19-21日,2019宜信财富尊享年会将在海南三亚召开。本

      2018年以来,宜信公司创始人、CEO唐宁在国内外多个重要场合发表了用母基金推动科创投资发展的建议和观点,以下是金句集锦。

      4月19-21日,2019宜信财富尊享年会将在海南三亚召开。本次年会的主题为“行稳·志远”,聚焦新经济、科创、投资、传承和公益等热点,来自全球的专家、学者、政要、名人将为近千位宜信财富客户分享最具全球视野、前瞻性和引领性的讯息。

      科技创新驱动新经济发展,宜信财富母基金为创新创业提供10年以上的长期资金支持,并引领中国高净值人群拥抱新经济,赢在未来。2018年以来,宜信公司创始人、CEO唐宁在国内外多个重要场合发表了用母基金推动科创投资发展的建议和观点,以下是金句集锦:

      中国经济、中国企业在新的一年里,将受到技术的驱动,将受到创新的驱动,将寻求可持续发展,而不是继续采用既往传统的增长方式。

      中国的新经济正在要求新的金融体系的诞生,过去几十年里主要以银行资本为主的金融体系,将转向更多的直接投资、资本市场、风险资本、私募股权投资,所有这种支持长期发展、支持创新、支持科技的金融要素。因为你不能指望一家科技初创公司每一季度都派发红利,在两、三年后就能归还你的资金。它的公司建设需要八年、九年、十年,甚至更长时间。这需要具有耐心的资本进行长期投资。这对于中国投资者乃至监管者都是非常新的局面。所以在美国,对投资者来说长期投资可能指的是一个季度,而对中国投资者,长期可能意味着一天。使投资群体真正懂得长期投资以及资产配置的重要性,我认为在座各位发挥着重要作用。

      如何通过众筹推动天使投资人蓬勃发展这个问题,我们目前还不存在这样一个群体,能够对科技初创企业起到非常关键作用。在这些初创企业吸引到IDG资本和华创资本这样的机构,有兴趣成为他们的机构投资者之前,该由谁来填补这二、三年的空白?这只能由天使投资者来填补,如同15年前的我一样,但这个天使投资人群体目前还没有到位,所以对于目前的状况,金融科技可以给予帮助。

      整体来看,中国毫无疑问正成为世界科技创新的中心。我个人在过去15年一直在推动科技创新,在创立宜信之前,我是一位天使投资人,主要投资一些于由科技驱动的、处于初创阶段的企业。在宜信,我们以母基金方式投资于业内领先基金,向初创科技公司提供投资。

      在过去中国,风投机构融到长期、有耐心的资金,是一件颇具挑战的事情。因为中国的投资者相当关注短期回报,他们希望每年或者几年内,这些资金就能获得收益。但是投资于科技领域是一项长期投资,发展成为一家伟大的科技公司,很可能需要五年、七年、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业界普遍认为每一家有价值的企业,比如独角兽企业,都需要几年、甚至十年的企业发展,这就需要有耐心的资金。所以我们现在做的就是通过我们财富管理平台来指导高净值、超高净值投资者,以及机构投资者进行长期的科技投资。这样他们就成为宜信母基金平台的投资人,母基金向IDG资本、真格基金或者华创资本等机构提供长期的、有耐心的、增加价值的资金。这些机构就可以把资金提供给清华、北大科学家团队。去开展真正的科技投资。

      当我们在进行母基金投资的时候,有几个方面是最为关键的:一个就是选择什么样的基金合作,另外一个是选好了优秀的基金之后,如何把不同的基金构建成一个组合,还有一个就是说,构建好组合之后,如何能够在未来十年,很好地跟进它们,与它们合作,有投后的管理,帮助它们能够去实现一开始我们设定的目标。

      过去一直是美元基金在中国市场上是主打,人民币基金不是,而且面向未来,中国的科技创新需求,对于长期资金、耐心的钱的需求会越来越大。我们不再过去是追逐一些短期项目的这样的系统集成式的投资方式,而是真正进入科技研发型的,几年可能没有收入,但是一旦有了这样的市场接受度将会爆发得不可收拾的模式。那么这么长的时间里边,哪里有资金可以去支持他,这是过去人民币创投的根本短板。那么我们私募股权母基金通过科技的方式,做了市场上一流的投资者教育,能够告诉我们的高净值、超高净值客户,拥抱新经济的最好方式就是用母基金的方式,而且长期在等待之中创造价值,那么我们的10年的钱,拿来之后给这些头部的创投,让他们再去投到“独角兽”之前N年的这样的企业之中,所以我们更关注的其实是培养一群“千里马”,再有个别一些成为“独角兽”,那是很自然的。所以这是我们可持续发展的这样的一个投资逻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