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明之痛 莫怀愚昧之心

    2019-04-22 11:22:46

    巴黎圣母院燃起熊熊大火,八百多年的历史在火中哭泣,最著名的教堂尖顶轰然倒塌,法国总统马克龙悲伤地称,法国的一部分被付诸一炬。 1160年,巴黎主教MauricedeSully做了一个梦,他

      巴黎圣母院燃起熊熊大火,八百多年的历史在火中哭泣,最著名的教堂尖顶轰然倒塌,法国总统马克龙悲伤地称,“法国的一部分被付诸一炬。”

      1160年,巴黎主教Maurice de Sully做了一个梦,他梦见上帝许诺他,人类可以离天堂更近,于是就有修建巴黎圣母院的构想。这座宏伟的大教堂一直修建了将近200年,但“离上帝更近”的尖顶,也有了最初的雏形。

      最终完成的尖顶,其特色是砍伐几百棵1160到1170年之间的橡树树木,是圣母院最古老的部分之一。然而正是这片古老的橡树林,烧成了本次火灾中最令人心痛的画面。

      在巴黎圣母院矗立的绵长岁月中,它还见证过各种历史:1431年,英格兰亨利六世在这里成为法国国王;1804年,拿破仑在这里加冕称帝;它还经历了法国大革命、一战和二战的炮火。巴黎圣母院是人类历史上一座有着永恒价值的建筑物。它是建筑史上最经典的哥特式建筑之一,它收藏着众多珍贵艺术品,是无价的世界文化遗产。巴黎圣母院的损失,不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损失,而是全人类的损失。

      然而令人费解的是,巴黎圣母院大火之后,居然有部分网友,抱着幸灾乐祸的心态,“眼看他楼塌了”,似乎法兰西民族的文化遗产遭受的损失,便是为昔日曾经在侵略战争中,掠夺其他文明历史文物所偿付的代价。这怎么看也不是一个文明人的逻辑。

      现代文明的形成,必定是历史上无数个国家、无数个民族,各自文明交相辉映的结果,这才构成了一整部完整的人类文明进化史,反应了人类自佝偻的先辈以来,一代一代披荆斩棘、一代一代站在先人肩膀上发展至今的伟大历程。任何一份历史的留存,无论是巴黎圣母院,还是埃及的金字塔、中国长城……它们既属于各个不同的国家,同时也属于全人类共同的财富。这些历史留存,是人类在发展过程中的一次次重要跨越,是人类文明进步的重要步子。我想,这是任何一个成长于文明社会中,承认全人类将携手走向一个更高层次文明的人,都会有的共识。

      当然,在人类的历史当中,必然也伴有大量的战争与冲突,伴有着为压制别国文明,进行的毁坏与劫掠。但破坏永远是对文明的反动,尤其当我们走出那个靠劫掠滋养本国文明的年代,在国家单位上文明程度的较量,应该是如何使本国文明更加先进、更加成熟的较量,而不是寄望于别国文明财富的流失、历史遗存的毁坏。否则,这就不是文明程度的差异,而是野蛮与文明的区别。

      尤其在现代的国际环境下,政治多极化、经济全球化、文化多样化和社会信息化的潮流不可逆转,各国间的联系和依存日益加深,全人类实际上已经处于一个共同的命运体之下。而在这个命运共同体之下,最容易被分享、引起全世界共鸣的,无疑就是文化财富与精神财富。每一个文明,都能从人类的其他重要的文明进程中,得到自己的启发。站在巴黎圣母院的穹顶之下,观看并感受了这座人类建筑史上的奇迹,与它所承载的神圣、博大与理性对话,相信来自世界各个地方的人,都能得到各自的感悟与启发。然而这座建筑,却与它承载的近千年历史一起,在火焰中面目全非。

      每一件穿越历史呈现在我们面前的前代文明遗存,都是全人类的瑰宝。每一次这些无价文化遗产的损毁,都是全人类共同的创痛。巴黎圣母院上一次的浩劫,来自于法国大革命时期暴民的打砸。1844年,伟大的建筑师勒·杜克开始了圣母院浩大的修复工程,尤其是修复了损毁的尖塔。今天,我们更期待的是,巴黎圣母院能够再一次完成修复,早日重现在我们面前。